北京至拉萨--青藏线路书2

出处:新锐编辑作者: 日期:2007年03月30日 08时42分 阅读:

路线:北京--大同-东胜市-银川-西宁

来源:中国路书网

历时:20天
里程:6000 公里
整理:新锐车网-专业路书网

北京至拉萨--青藏线路书2

  D7:9月20日 唐古拉山--拉萨

  蜷在狭窄的车厢里,不仅头越来越疼,腰腿也开始酸疼起来。凌晨5点,还不见晨曦,但我还是决定上路了,推车门才发现一夜的风雪已经把门给冻住了,大力踹开后草草收拾一翻上路。夜色中,山坡上的积雪泛着诡异的蓝光,一直行驶到唐古拉山上,遥远的天际才微微启开一道缝似的透出些光亮来,等到能看清周围的景物,我已经翻过了海拔5231米的山口。

  太阳出来了,暖意逐渐缓解了身体的酸疼,阳光下展现的是一个金色的西藏。一种贴地生长的草密密的从平原蔓延到山坡,这草的色彩是金黄甚至艳红,染出了同样色彩的草地和山坡。原本计划今天去纳木错的,可是一夜的折腾消磨了我的意志,于是决定直接赶路到拉萨休整。

  下午17:00,我已经把自己扔到了拉萨城里有名的“游民”聚集地--八郎学旅社简陋的木床上了。

  今日里程:622公里

  D8:9月21日 拉萨一日游

  在一家小小的藏族饭馆喝足了“甜茶”,出门步行十多分钟,宏伟的布达拉宫就在眼前。宫殿内不准摄影,对宗教一窍不通的我也就是看了个热闹,真有点对不起100大洋的门票。

  八廓街购物同样是拉萨旅游的必选项目,店铺林立的街道摆满了五花八门的藏饰和宗教用品,同样的东西价格却大相径庭,是考验砍价功夫的好去处。以大昭寺为中心的转经道上虔诚的信徒摇着转经筒念念有词,寺前广场上磕长头的场景让人觉得恍若隔世。

  避开拥挤的人流,在一个僻静的小巷里,仄进路边的藏茶馆,要了壶酥油茶不紧不慢地品味。茶馆里的电视在放藏语版的西游记,喝茶的除了我只有一个喇嘛和两个藏族青年,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昏暗的小屋,烘出一种让人松弛的氛围,2个多小时很快就消磨过去了。

  回到旅社,在留言版前边看结伴出游信息边琢磨这老爷车能不能继续挺进的当儿,结识了来自杭州的“郭靖”、“黄蓉”还有来自北京的秦川及女友,“你敢开我们就敢坐”这句话让我们一拍即合,约好次日坐我的老爷车结伴前往珠峰方向。

  四、珠峰之约

  随着西藏旅游的红火,珠峰大本营越来越象一个旅游胜地了,当然对于这个结果也无可厚非--毕竟没有理由只允许自己去吧?珠峰之行,似乎结果的重要性甚于过程,重要的是我去了,我想这是大多数人的心态。以什么样的心态去没关系,关键是在这样圣洁的地方,一定不要破坏那里脆弱的环境。

  去珠峰,一般取道日喀则,从日喀则出发,大半天的时间就可以抵达珠峰大本营。但是要留意的是,在新定日就需要购买进珠峰的门票,车要单独买票,每车400,旅客如果逗留2-3日是75元/人。在珠峰住宿主要是在绒布寺,绒布寺海拔50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在它的旁边有2、30元/铺的简陋旅社,甚至还有一家新建的宾馆,标准间大概是200元的样子。从那里到大本营有8公里的路,可以坐管理处的马车前往。

  如果有专业的装备,也可以在绒布寺旁边或者大本营露营。

  * 去珠峰或者中尼边境等西藏的很多地方都有边防检查站,需要事先办好边境证,不过最省事的办法还是办理护照,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D9-10:9月22-23日 拉萨--浪卡子--江孜

  这两日,恍然若梦,7250遭受了残酷的折磨……

  22日早上,在旅社汇合后一行五人意气风发的离开拉萨,沿着风景如画的雅鲁藏布江而行,为了一睹圣湖“羊卓雍措”的风采,我们决定取道“曲德寺”的土路先赴“浪卡子”县。

  灾难在离开拉萨约80公里后开始了:先是汽油泵坏了,偏偏没有带备用件,辗转搭车回拉萨买来装上,已经是黄昏时分。再次上路,7250开始露怯了,爬坡极其无力,可怜四位乘客不时要当推车工,一路上走走停停,翻过一座大山见到湖面时,早已经天黑月高了。秦川、郭靖和他们的“家属”都没有带帐篷,不然在湖边就地露营也是一桩美事,而且,后面的灾难可能都可以避免。咬牙决定夜行后,在高原寂静的夜里,7250喘着粗气颠簸在糟糕的路面上,几乎整个夜晚都在沿着湖岸前行,其间经历了托底、陷车、断路的种种折磨,大约凌晨3点左右,黑暗中7250一头栽进路中间的一条深沟,幸好底盘没有受损,在两个千斤的支撑下,通过全体司乘人员的辛勤劳动和一辆过路卡车的救助,竟然脱困。最后的磨难则发生在离县城不到10公里的河道上,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涉水过河,但车轮一下水就印证了不祥的预感--轮胎接触的全是软泥,对于两轮驱动的车来说,这种情况陷车几乎是无可避免。排气管在水里无奈的“咕噜咕噜”冒着泡,疲惫不堪的5个人心都凉了,但是幸运之神还是降临了,不到十分钟,在这黑咕隆咚的荒野居然出现了一辆军车,非常热心的把我们解救出来--子弟兵万岁!

  到达县城已经天亮,清晨的阳光让人精神振奋,根据经验此时是万万不能去睡觉的,在县城河周边游逛拍摄,又喝足了酥油茶后,疲乏的感觉已经褪去。县城很小,最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找不到加油站。这里距目的地“江孜”有100多公里,油已所剩无几,但在听说主要是下坡路后,我们还是断然出发了,途中经过壮观的宁金岗桑雪峰和卡惹拉冰川,在距“江孜”近30公里时汽油终于耗尽了,搭便车去“江孜”买回一桶私油才得以脱困。

  夜幕低垂的时候,我们驻扎在了“江孜”的一家招待所,而最后的磨难就是刚好赶上全县城停电。

  两日里程:320公里

  D11:9月24日 江孜--日喀则

  江孜主要的去处,一是当年抗击英军的纪念地--宗山寺,另一个是集萨迦、夏鲁、噶举和宁玛四种教派于一寺的白居寺。两处景点都在县城以北的宗山上。下午时分,从白居寺出来后我们直奔日光城“日喀则”。除了因为修桥绕道走了一段沿江而行的土路外,江孜到日喀则的路跟前日的颠簸相比,实在好得让人有些不适应,异常轻松的就到达了日喀则,在扎什伦布寺对面的刚坚宾馆住下。

  今日里程:74公里

  D12:9月25日 日喀则一日游

  宾馆对面的扎什伦布寺是后藏最著名的黄教寺院,距今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不可错过。

  整个上午的时间都消磨在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僧院佛殿中……

  下午的闲暇时光,便漫步在日喀则这个西藏第二大城市的大街小巷中。城北老城区集贸市场的手工艺品品种丰富,而摆摊的藏族大姐更是热情可爱,当我看上一个包镶着所谓“藏银”的海螺号后,展开了砍价的拉锯战,当我给100多元的报价齐脚一刀,还价30元时,她用手指刮着高原红的脸蛋笑我“羞不羞……”,却又在我坚守价格并且拔腿要走的时候把海螺塞给了我。

  在城里逛得脚乏,坐下来喝上一壶酥油茶,拌了碗炒青稞面权作晚餐。回到宾馆,同路的秦川他们已经租好去珠峰的丰田车,有了前两日的教训,我这老爷车再不敢深入险地了,约好次日同车前往珠峰,之后去中尼边境。

  D13:9月26日 日喀则--珠峰大本营

  天还没亮,丰田车已经载着我们驶出了日喀则。车外景物变得清晰可见时,已是满眼苍凉的景色了。沙砾裸石从道路边一直铺到山坡上,偶尔看到的河床都是干涸的状态--也许只有来年雪融的时候才能看到潺潺流水。遍地草原的金色西藏,此时变成了一幅以灰黑色为主调的素描。如果说还有别的色彩,那除了依然湛蓝的天空,就是尾随车后浓浓的尘灰在阳光下泛着黄色。

  沿着曲曲折折的盘山路翻上加错拉山口,远处的雪峰一字排开展现在眼前:马卡鲁峰(8463米)、章子峰(7543米)、洛子峰(8516米)、珠峰(8848米)、加穷岗日峰(7985)、卓奥友峰(8201)、希夏邦马峰(8012)。全世界14座八千米以上的山峰,在这里就有五座尽收眼底!

  去珠峰的路,相比前人在书上记载的艰苦已经大有改善,但是颠簸还是不可避免的。18:00左右,我们终于抵达珠峰脚下,安顿在简陋的旅社中,旁边就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绒布寺。而此时,近在眼前的珠峰隐藏在一团浓厚的云雾中,只能依稀看见紧靠着珠峰的小山峰上白雪皑皑。一打听,这里要晚上九点过才天黑,于是一行五人分乘三辆马车,向8公里外的登山营地进发。一辆马车本来是坐两个人的,刚好我落单,可能是看在我“苗条”身材的份上,一匹老马被安排来拉我一个人,结果它拉得实在艰苦,尤其爬坡时由于不堪重负更是招致车夫一顿皮鞭,刺耳的皮鞭声让我实在不忍目睹如此惨况,干脆下车步行。行走在海拔5000多米的世界屋脊上,D100充分显示了它的“份量”。途中几只旱獭在裸岩中探头探脑,然而不等我换上长焦镜头,它们又钻进石头缝失去了踪影。

  营地其实就是山脚下的一片荒石滩,冰川融化汇集而成的绒布河蜿蜒而下,河水冰得刺骨,而珠峰依然在云雾中不肯接见我们这些不约而至的唐突游子。跟坐马车到达的同志们汇合后,一行人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荒石滩上满地乱走,低头寻找中意的石头留作纪念。

  返回住处的路上,不甘心地不停回头张望,也许是山神的眷顾--珠峰从云雾中探出头来了!天快黑的时候,天上的云雾已经完全散去,夜色中珠峰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庄严而充满神秘色彩。据说,我们是幸运的,有的游客从国外千里迢迢而来,驻守了一周之久,也没有看到珠峰的全景。

  今日里程:390公里

五、与尼泊尔擦肩而过

  如果有去尼泊尔的打算,一定要在拉萨就办好签证,在边境临时办理的可能性接近于零。在拉萨办理签证只需要去尼泊尔大使馆,一般顺利的化在递交护照的第二天就可以拿到。目前尼泊尔局势不是很稳定,最好事先打听好情况再做计划。

  中尼边境小镇樟木地处喜玛拉雅山中段南麓沟谷坡地上,海拔2300米,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镇。周围自然环境很美,现代化建筑和一些古老的木结构房屋依山交替地散落在盘山而下的公路两侧。这里属于亚热带湿润气候,森林茂密、悬崖峻峭、瀑布飞泻,一派高山峡谷景观。过去这里只是一个小山村,有一条经商通道,人烟非常稀少,自1965年修通了拉萨至加德满都的中尼友谊公路,波曲河上架起了中尼友谊桥,日益频繁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给樟木口岸带来了巨大变化。从樟木口岸到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只有110公里,坐车半天即可到达。目前樟木镇有常住人口3000多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夏尔巴人。“夏尔巴”藏语意为“东方人”,有自己的语言,无文字,但通用藏文。以前夏尔巴人就在樟木口岸以当背夫为主。现在有的种田,有的经商。樟木交通和住宿都很方便,银行、邮局、宾馆、饭店应有尽有。公路两旁,商店密密麻麻约有几百家,经营着各种各样的物品,能看到不少印度、尼泊尔等地的泊来品。沿街都是五颜六色的尼泊尔货车,除藏族和汉族外还有很多印度人和尼泊尔人,各种肤色的游客、商人来来往往。沿街走到尽头,就是中国海关,去尼泊尔旅游就从这里出关。几千米外,就是中尼两国交界处的友谊桥了。在海关门口,聚集着很多换钱的人,这里人民币兑换尼泊尔币的比例大致是1:10。

  D14:9月27日 --珠峰大本营  

        一大早起来,在没有拍摄珠峰月色的懊恼中赶紧出门,荒石滩上有不少巨石,干脆弃那摇摇晃晃的三脚架不用,直接寻找合适的大石头放置相机,清晨的光线是多变的,天空从灰白到淡黄、桔红再到金黄,在不同的色彩里一气拍完了几次256M的CF卡,幸亏有20G的数码相机伴侣可以随时导出数据。

  太阳还没有从山头冒出来,一群野鸽子在身边飞起又落下,我还一心想着等阳光将珠峰染成金色时再“咔嚓咔嚓”,同伴们却已经准备上路了,无奈中整理装备上车。马达声中,逐渐远离珠峰……

  在抄小路去老定日的路上,我才彻底确信没把老爷车开到这里来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常规的颠簸已经不能形容这条“路”了,有的时候车就长时间的在河床中压着大大小小的卵石在水流中行驶,“路”上的车辙时断时续,整个行程中没有看到第二辆车。把场地越野赛的路段延长若干倍,基本上就是这段旅程的写照。中午时分,车上了大路,并且很快到达老定日。检查车辆,丰田车减震的钢板断掉了三根。

  相比这段路程,老定日到樟木的路段显然要好走多了。驶进聂拉木后,司机罗师傅就开始描绘前方的“人间仙境”了,他的话很快得到印证。在翻过最后一个荒凉的山口后,一路急转直下,前方出现一个峡谷,远远的就看见谷口云雾缭绕,那是从喜马拉雅山南面涌来的湿热空气。随着海拔降低,汽车一头扎进云雾中,路边开始出现植被并且逐渐茂盛起来,等汽车下降到云雾之下后,已然是鸟语花香、林木葱翠的另一个世界了。悬挂在山腰的条条瀑布,路边的花草树木,甚至还有芭蕉树和竹林,这样的景色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这里居然是西藏。到达海拔仅2300米的樟木镇时,已经天色昏暗了,路边停满了花花绿绿的大货车,这些都是来进货的尼泊尔卡车。从樟木到尼泊尔的首府——加德满都仅100多公里,不到半天车程就可以到达,但是近日尼泊尔毛派游击队跟政府军战事吃紧,又爆发了大面积的罢工,中国方面刚关闭了通关口岸。面对这种状况,秦川一对儿是辞职出来旅游的,时间充沛,准备住在樟木等待开关后过境;“郭靖”和“黄蓉”则和我约定明日继续坐罗师傅的车返回日喀则。

  今日里程:305公里

  D15:9月28日 樟木--日喀则

  边境小镇的清晨是热闹的,一大早就车来车往,人声鼎沸。整个小镇依山而建,唯一的街道也是就盘山公路的一段,两旁店铺林立,都是些跨国批发业务的窗口,间或也有一些贩卖尼泊尔和印度商品的小店。我们匆匆游逛之后便上路了,经过峡谷时不免走走停停的拍照观景。

  翻上山口,再次行驶在荒凉的世界屋脊上,想起今天是中秋,一致同意尽量少作停留,争取早点赶回日喀则“撮”一顿庆祝庆祝。

  然而离日喀则还有100多公里时已经天黑了,一轮满月在夜空中的云层间穿行,在尘土漫天的土路上,丰田车摇晃的车厢里出奇的安静,乘客和司机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一只兔子的出现打破了沉默,被车灯晃晕的兔子,可怜的呆在路中,眼看就要被撞上的时候,司机一带方向盘从它身边绕了过去。“今天是它的好日子”,司机像是自言自语。

  当夜,在日喀则和司机一起饱餐了一顿羊杂火锅。

  今日里程:480公里

  六、匆匆归途

  短短的游程,对于西藏的体验只能说是浮光掠影,昌都的卡若遗址、然乌湖、强巴林寺……;山南的桑耶寺、壅布啦康、拉姆拉错……;林芝的苯日神山、南迦巴瓦峰、雅鲁藏布大峡谷、墨脱……;那曲的比如骷髅墙、象雄遗址……;阿里的神山岗仁波钦、圣湖玛旁雍错、古格王国遗址……这些太多太多未能达到的遗憾,都是我再赴高原之约的向往。带着这些向往,我一路狂奔,回到旅程开始的那个城市。

  走西安一线返回北京,一路上多走高速,费用不菲但是日程大大缩短。若是不急着赶路,西安古城的风韵也可以为这样的旅途再添一份回忆。

  D16:9月29日 日喀则--拉萨

  由于修路,日喀则返回拉萨要绕道羊八井方向,其间得翻越海拔高过唐古拉山的雪古拉山。“郭靖”和“黄蓉”意见空前一致的决定不坐我的老爷车而去挤当地的班车,我又变成了自在的“独行侠”。在休整车辆并作好了半路抛锚的思想准备后,我把7250开出了刚坚宾馆的大院……

  如果汽车也有灵魂,7250一定是受到了刺激,竟然一路上异常争气,颠簸了一整天,连翻几个高海拔山口甚至连粗气都没有喘。唯一的耽搁就是在快到羊八井时给解放军的车队让路,等了1个多小时。

  回到拉萨,想到明天就要踏上归程,突然间归心似箭。决定再次放弃纳木措,把与圣湖的约会留给下一次旅程。

  今日里程:480公里

  D17--20:9月30日--10月3日 拉萨--北京

  归程一经启动,便一发不可收拾,日行千里,夜走昆仑。取道西安,四天走了5000多公里,10月3日灯火阑珊时终于回到家中。

  四天里程:5110公里随行摄影装备:

  主力装备--NIKON尼康 D100 数码单反机身

  SIGMA适马 24-70mm f2.8 EX Asp DG DF

  SIGMA适马 70-200mm f2.8 EX APO IF HSM

  TAMRON腾龙 SP AF90mm F/2.8 Di MACRO

  备用机--SONY S75

  附 件--杂牌三脚架

  摄影包2个

  数码相机伴侣(20G)+ SONY记忆棒转接卡+车载充电器

  备用电池

  充电器

  此次行程近一万公里,途经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宁夏、甘肃、青海、西藏、陕西、河南10个省和直辖市,华北平原、黄土高坡、黄河流域、戈壁沙漠、雪山草地、高原圣湖……一路走走拍拍。当我带着近10个G的照片归来后,再次行摄青藏的冲动已经在酝酿中了,有了这次的经验,相信下次旅程将会有更充足的准备和更从容的行程……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7 03:47:10
文章评论
共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