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万多元买来的宝马被动过手脚,而车主却不知情

2007-03-15 06:35    作者:zsw0501    来源:爱卡汽车网    浏览:


  2005年9月21日,我怀着激动的心情与安徽安天机电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宝德的二级代理,当时安徽尚无宝马的4S店)签定“车辆销售合同”,合同约定:本人购买该公司代理销售的黑色宝马750Li汽车一辆,总价为1325000元,售方保证该车为原装大贸手续。

  2005年10月1日晨,从安天机电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提车,在验车时发现左后车门的门框上有一个指纹,深入漆面,擦之不去。因为提车心切未作深究。现在想来非常后悔!试车过程中发现车载电话系统,与随身的蓝牙电话不能对接,这可是购车前通过安天机电的销售员向上海宝德和南京凡德方面一再咨询过的,都声称有此功能。只可惜未将此项写入购车合同。心有不甘的我在此后的近两个月时间内,通过安天机电或直接向上海宝德和南京凡德多次咨询,起初的答复是我使用的手机与车载蓝牙系统不兼容,我一连购买了两部他们声称可以兼容的手机,结果皆是无济于事劳民伤财!于是,这两家国内“知名”的4S店负责人指示我要将车子开到宝马维修站,用他们的电脑把我的手机与车载蓝牙系统进行配对连接。他们信誓旦旦地承诺“只需十分钟,就能全部搞定!”

  2005年10月13日,不记得这一天我做过什么,但是却有人刻意地将这一天与我联系到一起,估计今后的数年内,我都不会忘掉这个日期的。

  2005年12月3日,从合肥驱车到南京凡德公司做首保。上午8时30分,接待人员向电脑中输入了车辆的相关数据,搜索一番后抬起头热情地对我说:“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们联网的电脑里没有您车辆的相关记录,所以不能给您做免费保养。不过我们可以替您进行收费服务,待日后证实了您车辆的身份后,再为您免费保养一次。”无稽之谈!一百多万买来的车,开了两个多月,竟然还没上户口,是黑头车?!我定睛看看自己车牌的颜色,正宗的天蓝色啊!于是义正词严地表示:“要么给我作免费首保,要么你们写一份不能作免费首保的文字说明给我,我直接把车开到上海找宝德去!”此番话引来了服务部的纪姓经理,安抚我之后与上海宝德方面“紧急”沟通。终于在上午10点多钟等来了答复,我的车子可以非常尊贵地享受免费首保了,这辆车的相关资料也传到联网的电脑上了,我激动不已的心情也慢慢平伏下来了。

  然而,坐在电脑前的接待人员(一位漂亮的小姐)的一声低呼打破了这片刻的平静:“这车这么新就维修过?”!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却像听到了一声炸雷!

  “你说什么?”我闪电般的凑到电脑前。

  “没什么,我看错了。”那位小姐迅雷不及掩耳地关掉了浏览页面。

  我知道,在这个地盘上我是没办法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的,只好息事宁人打道回府。只是我的心中从此长满了荒草,如果不能尽快砍去,早迟有一天,只需一颗火星就会燎遍整个草原!

  顺便交代一下手机和车载蓝牙系统连接的情况,凡德的技术人员在调试了近两个小时后,给了我一个无比肯定的答复:2005年9月份以前出厂的宝马7系车根本不具备此项功能!而我的车是7月份出厂的,也就是说我之前近两个月的折腾纯属锻炼身体!同时我为中国手机市场的繁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06年1月5日,安徽第一家宝马4S店“宝利丰”隆重开业。

  2006年1月10日晨,车上仪表显示油量只够行驶20公里。于是将车开进加油站,熄火后对工人大喊:“加满!”然后我就悠然地靠在坐位上听音乐,等着听加油员惊叫:“哇!四百元!真能装。”然而这一次我的虚荣心未能满足,那位老兄提前打断了我的遐想:“同志,二百二十元。”

  二百二十元?我没听错吧?加满了?我起身下车拿起那把还在滴油的枪,重新塞进油箱。事实胜于雄辩,确实加“满”了。难道是中国石化大发善心,汽油降价了?

  满腹狐疑,驶出加油站。忽然,“嘀”的一声,车子报警了:胎压失常!我赶紧将车开进了附近的汽车保养店。维修人员检查了所有车胎的气压(不包括备胎),均显示正常。原来是虚惊一场。转念一想,能把正常的显示为不正常,会不会把不正常的显示为正常呢?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维修工高呼“老板,你漏油了!”

  “啥!?”我可以忽视他语言表达的逻辑性错误,但不能忽视他扔过来的平地一声雷般的惊呼带给我的心灵的震撼。

  “我漏油了?我还撒尿了呢!”我趋步上前,同时以这种硬邦邦的幽默来掩饰我的惊惶。当那片形如祖国宝岛般的潮湿印迹展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已经能平静地接受这无法抗辩的现状了,果真是变速箱油底壳漏油了。我的这辆举世公认的高档车买到手才一百天啊,而它竟以这种方式为它的“百日纪念”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6年1月10日下午,安徽“宝利丰”。在确认是变速箱油底壳垫片破损后,售后负责人很爽快地指示替我免费更换,不过我得耐心等两天,因为这里没有备件,他们告诉我得上网查看信息从别处调货。

  上网查看?我突然联想到在南京凡德的遭遇。于是我不动声色地提出:“能否查看一下我的车载蓝牙系统可不可以改装?”

  技术人员绝未料到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请求,在电脑上打开了车辆的相关数据。

  一个惊天的秘密爆炸性地呈现在我眼前:

  2005年10月13日,上海宝德的浦东4S店,我的车子在那里被肆意妄为地宰割了一次!钣金、做漆、更换了后挡玻璃!

  荒唐至极!要知道,我是2005年10月1日提车的,提车后我一直是“人车合一”,从未去过上海。而上海宝德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在10月13日这一天,替我的车子做了一次不可谓不大的整容手术!一个谜团解开了,更大的迷雾又弥漫在我面前。

  我当即电话质问安天机电,对方矢口否认知悉此事,并迅速咨询上海宝德方面。出乎意料的是,上海宝德的唐总经理非常“坦率”,承认确有此事,并镇定地解释说,后挡玻璃破裂是发生在新车到港前的运输途中,他们是完全按照宝马标准更换的原厂玻璃。至于为什么要在我提车十几天后的10月13日,才将本次维修记录,放到宝马内部联网的电脑上?他的答复是,那是他们内部的事情,与我不相干!——一句话,我是局外人!

  针对我的不满,这位唐总经理放出豪言:投诉中国宝马或打官司,悉听尊便!后来发生的一连串故事,让我不得不叹服:这位唐总经理果真是“言而有信”!

  2006年1月25日,安徽宝利丰的负责人约我谈话,希望我能息事宁人别让他们感到为难,因为上海宝德责备他们让车主查看车辆的档案资料,没有保护好同行。为此,安徽宝利丰那位让我看到维修纪录的技术人员已被处分了。真是笑话,我竟然不能了解与我的生命息息相关的我自己车子的历史纪录!这次谈话无果而终,但是这次谈话的过程我却至今历历在目,以后有机会再赘述。这也是“出事后”宝马方面约我进行的唯一的一次面谈。从那以后我甚至未接到过他们的一个电话。我之所以称之为“谈话”而非“谈判”,是因为宝马方面根本就未曾打算跟我谈任何条件,更遑论讨价还价了。他们只是想让我偃旗息鼓。

  2006年2月5日,我终于按照上海宝德那位唐总经理的“指示”,拨通了宝马中国客服的电话(8008006666),一位小姐非常热情地听取了我的“汇报”,表示会立即向相关方面反映我的投诉,并尽快答复我。之后我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三次去电(没办法,他们不给我来电,我只好厚着脸皮去电)。每次他们都会给我一个不同的解释,最后一次的解释是:由于情况特殊,他们正在研究解决方法。

  2006年3月9日,从安天机电公司传来上海宝德的信息,宝德方面声称已就此事与宝马总部(不知是德国的还是中国的?或者是亚太区的?)沟通过,总部认为此次维修属于正常程序,所以我的任何申诉将是徒劳的。

  这是正常程序?那我倒想酣畅淋漓的问问:

  为什么在我提车前不敢告知我?

  试问有几人愿意花一百三十多万,去买一辆有维修纪录的豪车?

  为什么我10月1日提的车,12月3日到南京凡德做首保时,车子的档案资料还没有放到联网的电脑上?

  既然是正常程序,为什么弄的如此神秘,我想查看一下这个正常程序留下的纪录,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心思?进口车的车主们还会放心驾驶吗?

  上海宝德声称他们的技术和宝马原厂的没有区别,会不会有哪辆进口车的发动机也被他们更换过呢?他们既然有如此能耐,为什么不干脆为民族工业争光自己生产高级轿车?

  这辆车究竟是什么时候出事的?为什么10月1日提的车,而交车前的维修日期却被推迟到交车后的10月`13日?

  这辆车究竟出过什么事?上海宝德的解释可信吗?

  作为一辆高档车的消费者,我的知情权就这么轻易的被剥夺了吗?

  看来,我除了保持沉默,只有诉诸法律了。我是被以上海宝德为首的宝马代理商们推上原告席的。我想起了一个笑话:

  “姐,干啥去啊?”

  “打官司去。”

  “打官司?原告被告?”

  “原告。”

  “原告?牛啊!”

  “牛啥呀?被強奸了!”

  2005年3月11日

本文附图:
 

你可能感兴趣的相关汽车专题
    最新汽车质量故障投诉召回通告
    最新汽车保养经验配件维修价格
    最新驾驶证件查询违章扣分记录